http://www.coc1.cn

当小清新变成女流氓

曾经,我留着标准学生头,穿着姐姐起毛球的旧衣服,悄悄喜欢上了坐在身旁的男生。那时候我还没有零花钱这个概念,只能通过各种途径包括抢着帮爸买烟帮妈买菜以便克扣几个钢镚,好不容易攒够了钱,买盒荷兰巧克力,却藏在书包里一直不敢递给他。我每天上课用眼角余光偷瞄他,他一般不听课,要不看网络小说,要不玩俄罗斯方块,两根手指在文曲星键盘上敲打的频率之快,让我担心他的手指总有一天会抽起筋来。

我故意放慢了收拾书包的速度,然后制造一些巧遇,以便放学后可以和他一起回家。他慢条斯理地把发下来的试卷揉成一团塞在抽屉里,从裤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一口。他的睫毛很长,像扇子一样,还微微上翘,他走在我旁边,嘴边喷出一缕缕香烟的青雾。有时,他会说,给我唱个歌。唱那首凤飞飞的《追梦人》。于是我拼命压抑着不让声音颤抖,把一首《追梦人》唱得干巴巴毫无营养。我把试卷借给他抄,我每周都逃计算机课帮他补习数学,他在我眼里是一个完美干净的人,性格温和,不会嘲笑我邋遢的打扮,不会嘲笑我剪得整整齐齐的齐耳短发,也不会因为我成绩好就觉得我和他有所区别。在他面前我迫不及待想要长大,成为一个温柔可爱洁净的女生,而不是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知道也从来不会违抗老师家长命令的乖乖女。我下定决心要和他在一起,他骗我说他要辍学打工的时候可真把我吓坏了,那年报名他推迟了一天,我望着他空荡荡的座位心里不禁涌满了担忧,我甚至给同样暗恋着他的高年级女生打电话,让她帮我找找他到底去了哪。第二天,他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双手不停绞动衣服发黄翻毛的下摆。

曾经,我最好的朋友,扎着傻里傻气的马尾辫,每天身上罩一件宽大的校服,校服袖口满是油渍,她喜欢上了高三的学长。于是她骑着车一路追赶在学长的赛车后面,一直跟到了学长住的小区,然后看着学长进了家门,她趴在学长窗户下面听他房间里传出的歌声,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她为学长写歌,她好不容易弄来了学长的QQ,加上了却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好,她觉得自己的形象完全配不上他真的太糟糕,她看了学长空间里的所有照片和视频,然后一一保存在电脑里,她在衣柜上画满了花朵,写满了学长姓名的缩写。她不知道学长其实知道她的存在,并且把她当做一个笑话。

曾经,我们听着孙燕姿陈绮贞张悬,想着暗恋的男孩,紧张又期待,看着他们从眼前掠过,心跳加快,我们想方设法要让自己好看一点,可爱一点,我们换了发型,背着父母烫了头,我们互相交换衣服,希望能够穿出新鲜的搭配,我们每节课下课都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交流着自己的他今天说了什么话做了甚么事这些举动和话语中有什么隐含意义,我们存每一分从父母手边抠下来的钱,想给喜欢的男孩子买东西,但从不敢把礼物送出去。

现在,我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中长发,油光满面,脸比饼大,腿比腰粗,正宗女屌丝,又宅又腐,前途未卜。我叼着中南海香烟终于也学会了像他那样对着空气吐圈圈,我听他向我讲述自己最近一次恋爱遇上的那些烦心事儿直接甩出一句你他妈弱爆了,真娘炮。我与朋友交流毛片,在火车上打开电脑看苍老师的作品,看得哈欠连天,我跟我的好朋友讲要是有一天遇上喜欢的摇滚歌手我也真不介意当一回果儿来一次一夜情。朋友一上线就蹦出对话框说今天又看了个什么三级片,《肉蒲团》真烂片,眼睁睁看那么大个J8甩脸上太抑郁了,她吊着俩眼袋,从我手里抢走几只娇子,然后把她不太好抽的三五塞我手里嬉皮笑脸,她把吉他放在膝盖上,弹的再也不是当年那些小清新的调子,她组了乐队,做了朋克女王,画着烟熏妆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竖着中指。我们已然成了女流氓。

我喜欢过的男生上了大学之后就一直零零碎碎问我要钱,我给了好多次,他依然孜孜不倦,我穷得要命,电话掉厕所买手机都没钱,他一分不还。我谈了场无比闹心的恋爱,和他的一哥们儿,他则与哥们儿的前女友搅在一起,很快搞上床,然后厚着脸皮告诉我他其实还是喜欢我。朋友痴迷过的男生彻底没联系了,还在高中时他就打架割掉了别人的一只耳朵,进了破学校,他对着朋友那张圆乎乎的脸说:你知不知道,你其实长得很丑。

哦,是的,当年那两个心思细得清纯得像一碗清汤银丝面的姑娘,已经把那碗面加工成了红烧肉油泼辣子面,木有清爽的小葱花了,也木有那么纤细的内心世界了,有的只是粗神经和恶趣味。

我们无比享受这种粗神经与恶趣味,我们仍旧爱与被爱,我们仍旧听着对口味的歌摇头晃脑,我们不再做的只是为了别人拼命去改变自己,如果那个人是美味,我们就把他吃掉。如果那个人成了废渣,我们就把他当做肥料。然后,在肥料上生长得愈发蓬勃愈发生机盎然,而不会像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当喜欢的人转身离去,我们的泪水就掉下来,我们就觉得受了欺骗,我们就觉得这是比天还大的事情,值得写一本哭哭啼啼的日记,值得来一次所谓的分手旅行,值得茶不思饭不想值得把自己放在阴霾里过上好多年。

中心思想是要告诉大家其实每个嘲笑小清新的女流氓都有一段折翼的过去。

并且就算是女流氓,她们仍然相信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